当前位置:上海圣博华康城市规划咨询有限公司历史亡者轨迹
亡者轨迹
2022-11-27

四楼

我看着谷朋的背影,心“怦怦”地跳着。他凝视着前方的窗洞,衣服在风中剧烈地颤动。

他的目光,直直落在窗沿上。

我有些害怕,毕竟这是四楼,而且,大开的窗洞让我有一种随时都会跌下去的感觉。

“为什么来这里?”我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谷朋回头看了我一眼,向前迈了一步,大半个身子都显露在窗洞前,我的心又是猛烈地一跳。

“你看,这里,有明显的痕迹。你觉得,这痕迹像什么?”他的手,指向窗旁的墙体。那里,有一个明显的痕迹,由里向外,一直延伸到窗外。

我咽了一口口水,极不情愿地说道:“它就像是有一个人用手指抓出来的。”

谷朋点点头,笑道:“和我的想法一样。一年前,有个女孩在这里自杀了,这个痕迹,就是她留下来的。”

我还是不明白,谷朋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,看一个女孩自杀时留下的痕迹。

我摇摇头:“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啊!”

谷朋叹了口气,说:“你再仔细看看,一个悬在四楼的女孩的重量,怎么可能造成这么明显的痕迹?”他顿了顿,小声地说,“这倒是像有人在窗外死命扯住她,而她又不想掉下去,于是,就拼命用手抓住了窗沿。可是,她的力量并没有窗外那人的力量大,最终还是被扯出去了!”

我打了个冷战。窗外的人?这里可是四楼,窗外怎么可能有人?

如果真有什么东西把她扯出去了,那个东西,肯定不是人。

我呆住了,脑海里出现了那个女孩被一团黑影扯出窗外的画面。

“其实,这样的事情有很多。大多都发生在这种没有阳台的老建筑中,我收集的资料中,就有五例这样的情况。这些人无一不是判定为自杀,可是,窗台上,又都留下了这样的痕迹。我觉得,那些人不是自杀,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了下去。”谷朋皱眉道。

“这种事情,怎么会发生呢?”我勉强笑了笑,“这些痕迹,也许是后来留下的。”

谷朋瞪了我一眼,我不再说话,我知道,谷朋很好强,听不得别人的怀疑。

这时,我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,拿出手机一看,是方深打来的。

“喂,方深,有什么事吗?”我赶忙借机避开谷朋的目光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浑厚钟声响了十二下,空气里回荡着一丝震鸣。我被惊醒了,看了看电脑显示器上没有写完的小说稿子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看来又要赶稿了。

屋角处放着早上用稿费添购的古董座钟。幸好这钟声叫醒了我,不然明天老编铁定要骂我。我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镜子里的我脸颊上有点陷,颧骨占着优势稍微的露了一点。记得女友说过,我带眼睛时有种中年男人的沧桑感,梳了一下头,也懒得管脸上分布不平均的少许青春豆。

回到卧室,幽暗的壁灯诡异的暗了一下又恢复一点光亮。我警异的审视着屋里的一切,电脑、床、衣柜、书架、空调还有刚买回家的座钟。很平常,大概是电力不足所以就暗了一下吧!

我笑了笑,最近报社老编非要我在副版上连载鬼故事,害的我夜深人静时还要寻找刺激摸索一点恐怖气氛。

这些日子,我把屋里的写字桌换上了黑栗色的古董桌,柔软的席梦丝床换上了和桌子配色的木板床,明亮的日光灯拆了下来,挂了蓝色忧郁的幽暗壁灯。还添了个古董座钟,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有感觉在自己编写的恐怖小说中。

故事总不比现实中

来的有节奏,可是故事就是比生活要精彩。我坐了下来,屋里响起了清脆的键盘敲击声。

灵感来时挡也挡不住,何况写了这么多年小说了,就是没有灵感也写的下去。我写到故事中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搂在一起躲在草垛里时,却怎么也想不出用什么手法让故事继续下去。

唉!灵感失去时也留不住啊,难不成让我告诉灵感故事写完了在离开?

我拉开深蓝色的窗帘,夜幕下一切寂静无声,星空中流星也时不时冒出来一个。我点燃一根香烟,看着流星思绪飞了星空,寻找灵感。

无数的陨石急速的飞驰在我的身旁,没有一粒碰到我,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扭了腰臀,生怕不长眼睛的陨石会砸到我。

飞驰了好久,思绪也累了,可是灵感却怎么也找不到。我气愤的呸了一口,思绪从大气层上坠了下来。

长长的烟灰被轻抚过来的一阵风吹散开来。恶作剧似的弄的一脸都是,我自嘲了一声,扔掉烟嘴子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手机里,传出方深焦急的声音:“你们快回学校吧,我们寝室有人出事了!”

“谁?”我心一紧,赶忙问道。

“谷朋!”方深说,“谷朋从寝室的窗户跳了下去,他自杀了!”

我的手一下子颤抖起来:“这不可能,他正跟我……”我一边说,一边回过头去看谷朋。

风正从窗口吹进来,可是,谷朋已经不见了!

我的心,几乎要跳了出来。

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,刚刚还在跟我说话的谷朋,竟然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我害怕地向窗口望去,这时,我注意到,窗沿上又多了一道痕迹!那痕迹,几乎和那个自杀的女孩留下的痕迹一模一样!

我软软地瘫倒在地上。这次,我不怀疑谷朋的推测了。

自杀

如果你是个大学生,你就会发现,学校里社团多得令人眼花缭乱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加入哪个社团。

我是个文学爱好者,所以当我进入这所大学时,第一件让我睡不着觉的事,就是该加入哪个文学社。后来,方深推荐我加入了“度灵社”,他告诉我,在这个社团中,全部都是悬疑文学爱好者。我恰巧又是个悬疑故事写手,于是,就应荐加入了这个社团。

几天后,我才发现,“度灵社”里面的人,竟然不是悬疑小说的爱好者,而是悬疑调查的爱好者。就比如社长谷朋,整日里就喜欢调查一下灵异事件。当然,他的那些调查,都是似是而非,让人摸不透。

加入度灵社的第三天,谷朋就找到我,他要我帮他去调查一件古怪的事情。我只好跟他来到了那个荒废的旧楼,可是,我怎么也想不到,就在那天,灵异事件就在我身边发生了。

我一口气奔回学校,看到很多人围着我们的寝室楼,这才知道,方深没有开玩笑。我找到方深,问明了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,这天正是星期天,寝室里的人大多都出去陪女朋友了。方深上网回来,突然发现,寝室里多了一个人。那个人,当然就是谷朋。方深吓了一跳,他明明记得,就在回来的路上,他遇到前往那个旧楼的谷朋和我,他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上了出租车!谷朋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。

方深走过去,问道:“谷朋,刚刚你们不是出去了吗?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谷朋低着头,没有说话,而是向窗外看了一眼。方深注意到,谷朋的目光中,满是恐惧。

方深感到事情不对劲儿,一时又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躺到自己的床上看书去了。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,这期间,方深一直偷偷观察着谷朋。他惊恐地发现,谷朋就那样呆呆地坐着,一动不动。

方深有些害怕,他轻轻叫了谷朋一声。谷朋抬起头来,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!

“你,为什么要去找陈小北?”谷朋怒气冲冲地问道。

这次,方深真的害怕了。因为,他根本就不认识陈小北,而且,当时谷朋的目光,就像随时会扑过来一样。

“谷朋,你怎么了?”方深小心翼翼地问。

谷朋没有回答他,而是一直盯着方深!

“谷朋,你到底怎么了?”方深被谷朋的目光吓到了,不由加重了语气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谷朋突然站起身来,然后跑进了洗手间,出来时,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!

谷朋拿着水果刀,猛然向方深扑了过来!

方深大吃一惊,慌忙站起。就在这时,谷朋身体一震,倒退着向阳台跑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谷朋撞破玻璃,身体落下了楼!

听完方深的讲述,我的背后已冒了一层冷汗。谷朋在我面前消失,几乎在同一时间,方深看到谷朋出现怪异的行为,这种事情,怎么可能会发生?

“你报警了没有?”我问。

方深摇摇头,苦笑道:“报警?根本就没有尸体,怎么报警?”

我又愣住了:“没有尸体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他落下去之后,我就赶忙来到阳台,往下一看,根本就没谷朋的影子,他好像被推下去之后就凭空消失了!”

“推下去?”我皱眉。

方深点点头,颤声说道:“当时的情景,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抓住谷朋,将他推了下去一样。”

第二个痕迹

寝室里,霎时间疑云密布。

难道,我和方深看到的,全部都是幻象?一个人,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,又同时在两个地方死去呢?

我沉吟了一下,说出了我自己的遭遇。方深听完,张大嘴巴,一脸的惊讶。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。

我苦笑道:“恐怕,我们两个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。谷朋在窗沿上留下痕迹后,我也以为他掉了下去,可是,楼下根本就没有他的影子。谷朋还活着!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血腥西瓜

503宿舍住着四位同学。他们是赵飞,钱鹏,孙京和李明。赵飞两个月前失踪后再也没有回来,剩下三个人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

李明有个怪癖,他的床上总是摆着一个西瓜,用来供奉孤魂野鬼。李明觉得西瓜也是有血有肉的,和人相比,只是缺少灵魂。人死后,灵魂没有寄体,便会引来鬼差抓捕,因此,那些怨念未了的鬼魂便会藏在西瓜里,躲避鬼差。

“热死了!”钱鹏不停地抖着衣摆,“把你那个西瓜拿来吃了吧。”

“不行!”李明一脸坚决。

“哦?难道有什么秘密不成?”钱鹏悄悄朝李明的床铺挪了几步。

“没……没有!”

“是吗?”钱鹏瞬间夺过西瓜, “我看看。”钱鹏将西瓜转了一圈,眼神阴冷道, “别忘了赵飞的下场。”

“不会的,我只是供着而已。”

“哼,想让我们不吃也行,限你十分钟内去买个西瓜回来,不然我们可就开吃了。”钱鹏将西瓜丢给孙京,两人都虎视眈眈。

李明愤愤然闯进夜色里,十分钟内去买西瓜肯定来不及,李明想到了那些西瓜,于是低头飞快地朝荒地跑去。

那里荒无人烟,四周一片黑暗。

李明壮着胆子跨人杂草丛中,西瓜藤上面结了不少西瓜,硕大的西瓜在黑暗中看起来像人头。李明拍了拍脸,阻止自己胡思乱想。然后弯下身子摘了一个大西瓜。正准备离开,从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尖叫,是人的声音。李明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汗毛直立。

“是谁?”李明轻声道。

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,李明的脚下踩着一颗圆滚滚的东西,莫非是人头?李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,颤颤巍巍地抬起脚,脚下黑乎乎一片,无法看清楚。李明忍着惧意将手缓缓伸向那个不明物体。摸到了,手上毛茸茸一片,像是……头发!李明将它一下子拎到眼前,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一颗人头,要命的是,人头竟然睁开了眼睛,同时嘴巴里发出声来: “李明。”

李明吓得扔掉人头,拔腿便跑。

四周的树影朝他伸出长长的树枝,仿佛是魔鬼尖锐的利爪。

李明一口气跑回宿舍,气喘吁吁地说: “不好了!我……我看到赵飞的人头了,就在荒地里。”

上一页1234下一页